易相见,难相逢(我与凤花) - 来自单衫杏子

  • 作者:《子路教育网》
  • 发布时间:2017-07-12 23:52:01
  • 分享到:
  • 阅读 29
  • 评论 0

摘要:一年一度的高考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四年前的夏天我如此,稀里糊涂把自己弄上了大学,然后被大学上了四年,离开时如费翔唱的那样“回来却是空空的行囊”
  一年一度的高考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四年前的夏天我如此,稀里糊涂把自己弄上了大学,然后被大学上了四年,离开时如费翔唱的那样“回来却是空空的行囊”,也像徐志摩说的那样“悄悄的就走了,挥挥衣袖不带走半点儿云彩”。

  “高考”两字倒是让我想起了四年前认识的一个98年的姑娘,四五岁的年龄差竟然能玩到一起,现在想来还确实有些不可思议,那时我已经高考结束,她准备上初三,我们是在一家婚纱店认识的于是顺其自然的成为了同事,虽然只有15岁但知道的比我可多,这和生长的环境有很大关系,从小被贴上乖乖女的标签加之自己本身就表现的很乖乖,所以我只能知道与乖乖女有关的东西,但是15岁的她却经常和接近19岁的我讲一些关于青春里少男少女的懵懂爱情,讲着讲着自己很开心的样子却又一边骂娘,她是一个很活泼的女孩,成绩很好,但并不是“别人家的孩子”,家庭变故也没有过上别人家孩子的生活。

  我们成为半个朋友之后经常一起喝大口九奶茶,大口九旁边是一家比较好的奶茶店麦可斯町,和大口九相比那是贵族地儿。其实那时的我对奶茶完全不感冒,甚至喝一次避风塘的奶茶就会拉一次肚子。但是大口九的奶茶很平民对于我们这样一天在广场上发传单的人来说是最好的选择。那个夏天的太阳格外毒辣,都要把人烤出油了。我们经常呆呆的坐在广场的石凳上看那些玩碰碰车的孩子,又时不时用犀利的眼神观察四周(有时候老板会在大街上游走),一边羡慕那些从大口九外面走过去到麦可斯町里享受生活的人们,她们大多是市里的学生和从乡下来市里谋生的年轻人。有时候我们身上就只能掏出几块钱,精打细算的买一只牛奶布丁,剩下的等着下班去超市吃一碗米酒汤圆。有点儿窘迫又伴随着快乐。上班期间逐户去推销婚纱也是很有挑战,喝了两瓶水在大街上和别人说了一天也没有一个人相信你,甚至有一次我抱着一推传单坐公交没有零钱让旁边阿姨和我换10块零钱她以为我是坏人。刚开始实在有些不能坚持,逢着熟人就会刷刷掉泪,现在才觉那时的我们才是最真实的自己。

  后来的四年里,凤花还是会偶尔惦记我,我们分开后的第一个生日她在空间发了一个动态艾特我,内容大致是这样的“虽然你已经可能不记得我了,但有一个傻逼会一直在这里等你回来”,发自内心深受感动。她总是说,你来仁怀我请你喝大口九啊,布丁雪糕也可以,也可以一起去佳惠吃汤圆,让你单独吃一份。可是后来我去到市里都是匆匆忙忙,也没有再见。后来得知,她早已辍学,如今已快嫁做人妻。

  如果还会相见,我可以不喝大口九,不要布丁,不吃米酒汤圆,我想好好和你聊聊各自这仓促的四年。




  • 分享到:
  • 阅读 29
  • 评论 0




请登录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