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扼杀了学生的创意-方斐卿

  • 作者:《子路教育网》
  • 发布时间:2017-07-15 21:24:55
  • 分享到:
  • 阅读 17
  • 评论 0

摘要:我在《一位师范生的〈教育学〉答卷告诉我们什么》的文章中认为:我们目前的课堂教学想培养学生的创新意识和创造能力是非常困难的,老师们在课堂教学中
  谁扼杀了学生的创意

  方斐卿

  我在《一位师范生的〈教育学〉答卷告诉我们什么》的文章中认为:我们目前的课堂教学想培养学生的创新意识和创造能力是非常困难的,老师们在课堂教学中只要不扼杀学生的创意就功德无量了。这不是危言耸听,我们现行的教学有几个鲜明特点:不折不扣执行教案;缺少质疑问难;对独立见解者没有应有尊重;热衷于跟风。在这种背景下,扼杀学生的创意往往在不经意间,就像在酒店里随意抽验一条海鱼,其中必有超标的“孔雀石绿”;或随意夹一块白切鸡,其中必有催生的激素荷尔蒙。

  我听过不少开放式的课,上课老师都很优秀。有一节课是这样上的:围绕课题或课文重点让学生随意提问,孩子们非常积极主动地提了许多问题,但所提的问题可能与老师准备的不完全相同,老师有点着急。这时,一位学生总算提了一个与老师设想相同或相近的问题,老师不管三七二十一马上把学生的问题转到自己的问题上来了,边放课件边讲解。后来,学生又提了一个问题,引起了大家的争论,老师也表达了一个观点,一个学生大胆地表达了与老师不一样的看法。其实,课堂最出彩的地方,就在于引发了学生思想火花,学生与老师的观点发生碰撞。可能听课的老师比较多,这位老师一着急,提高了嗓门,用不容置辩的口气把自己的观点再说了一遍,把孩子的观点压了下去。孩子也很聪明,看听课的人这么多,就不与老师争论。

  课堂上,学生的创意常常产生于教师预设之外的节外生枝,激烈讨论的发散思维,作文构思的奇思妙想。有意思的是,教师最发怵的恰是这些,最窃喜的是学生说出教师想说的话和已经准备的答案。

  当教师面对学生的质疑问难、突发奇想时,经常看到以下的表现:“虚晃一枪”——“这问题提得很好,可惜没有时间讨论,下课后可继续探讨”;“搪塞敷衍”——“你提的问题很有意思,能不能先听听其他同学的看法”;“恼羞成怒”——“你怎么有这么奇怪的想法,这跟我们今天的学习没有关系,要认真听讲,不要胡思乱想”。于是,我们的课堂总是环节清晰,过程流畅,时间精确,尽管学生发言踊跃,可都在教师的意料之中。

  我们语文老师都有一个毛病,平时也在说培养学生的创新意识,也谈尊重学生,但面对教学的实际情况时,平常说的与实际做的并不一致,有时甚至与教学观念是相背的。

  再看看作文教学,在一本由名教师主编的学生佳作选中,我看到这样一篇作文:

  小文喜欢画图画。今天,他画了一幅图画。图画里,有巍峨的高山、有壮阔的大海,还有高高的楼房。天空上挂着星星,挂着月亮,还有一个红太阳。姐姐问:“小文,你画的是白天还是黑夜?”小文明白过来,说:“对了,如果天空有星星月亮,就不可能出现太阳了。我怎么这样糊涂!”

  天上同时出现星星、月亮、太阳,真的“不可能”吗?到北欧,北极,在日长夜短的时候看山看海,或许经常能见到星星、月亮、太阳并存在黄昏由蓝转暗的天空。沧海之阔,自然之奇,世界之大,许多新鲜事都有,在我们这里看不到的事,岂可断言“不可能”?

  退一万步,星月太阳并列,即便我们这儿无此奇景,这个叫小文的孩子,不过在画一幅画。画画可以想像为先,而想像是没有疆界的。梵高的麦田和星空,都同时作激狂的螺旋涡纹。在现实中,“可能”吗?但这是艺术家心中的一片宇宙。毕加索的立体主义,一幅肖像,有三只眼睛,两个鼻子,“可能”吗?但这是大师超越时间之限看见的一个从侧面转过头来的女人。

  这位叫小文的孩子,画了一幅画,画中的白天同时有太阳、月亮、星星,如果我是家长,我会眼前一亮,轻抚他的头发,夸奖他画得出色。我会问他:为什么你把太阳、月亮、星星,同时画在一个天空里呢?这是你的梦境吗?

  跟小文谈下去,我会重拾童真和稚趣,我会再一次拥抱我失去的梦境。我不会像作文中这个懂事的姐姐,一口指出他的“错误”,令他否定自己的创意,向他指出什么是“可能”,什么是“不可能”。因为人类一切创作,所有发明,无一不是向世俗一般人认为的“不可能”挑战。

  这样随意窒息学生对宇宙天地的想像,扼杀学生自由创意的现象实在太多,其中的致癌物质,岂止孔雀石绿和激素荷尔蒙两种呢?作为有见识的老师或家长,你会不震惊吗?思维僵化的当然不是这个虚构的姐姐,而是选送及选编这篇作文的老师,更是我们身处的教育环境。




  • 分享到:
  • 阅读 17
  • 评论 0




请登录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