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的爱情观和性教育日记

  • 作者:《子路教育网》
  • 发布时间:2017-07-15 21:58:19
  • 分享到:
  • 阅读 20
  • 评论 0

摘要:儿子从小是个特别谨慎的人。第一次去旅游是去海南,还不到四岁。我们告诉他要坐飞机去海岛玩,他没有像一般小朋友那么开心,而是认真地问了我们三个问


  先补个段子,算是第一部分的补充:


  儿子从小是个特别谨慎的人。第一次去旅游是去海南,还不到四岁。我们告诉他要坐飞机去海岛玩,他没有像一般小朋友那么开心,而是认真地问了我们三个问题:

  是在海岛吗?有没有火山?没有。

  那有没有鳄鱼?没有。

  会不会沉下去?不会。

  这才点点头,说:好吧。

  但是,当我们的飞机准备下降时,一直安静的儿子却毫不避讳地大声问我:妈妈,我们会不会掉下去?我赶快说:嘘,别瞎说。

  此外,儿子小时候对于金钱方面的态度,常让我们觉得羞愧。我们一直不知道孩子为什么和我们不一样,很长一段时间都很困惑。现在回看这些当时的记录,发现也许是因为我们说话太随意了,没考虑过对于当时还没有足够辩知能力的孩子所产生的影响。不过,儿子高中数学女神的妈妈却也告诉我,谭大神十岁时的理想是考入八中少年班,目的居然也是早一点挣钱:)而另一个好友,说起自己十岁的儿子,用的词也是抠门。看来孩子十一二岁的时候,正是对金钱开始有概念的时候。

  十--十二岁(四-六年级)娃子的教育好像蛮重要,因为这个年龄,除了慢慢形成的对于金钱的认识,也正是孩子们开始对性感兴趣的时候。不过,养孩子这事儿吧,永远不是按照你想的方向发展。不管你怎么觉得准备充分,都有让人大吃一惊的时候。

  2009.6我就奇怪你们怎么结婚的

  早上儿子说:“今天是一学期最好的午餐,你知道为什么吗?”

  “肯定因为你们今天去劳技中心。”

  劳技中心的午餐,儿子已经念叨好几年了,一直都说那是他们每学期最好吃的午餐。

  晚上回来,儿子已经吃得差不多了,正跟他姥姥感慨:“姥姥,我今天怎么吃了三碗还不饱啊?”

  “呦,三碗都不饱,看来你中午的最好午餐没吃着啊?”

  “别提了,我今天中午就没怎么吃?”

  “啊,为啥呀?”

  “我中午特倒霉,和几个又丑又胖的女生坐在一起,没吃下饭。”

  我和老公对视一眼:“怎么说话呢?!哪能这么说女生。而且,就你?还知道挑女生好看不好看?”

  “怎么不知道啊?”儿子有点气急败坏。

  “人好看也没有用啊,关键是要心灵美呀”

  “心灵这东西,倒是一眼看不出来。”--老公又开始胡说八道。

  我瞪了他一眼,接着对儿子进行教育:“人重要的是心灵,不是外表。更何况,不就是一桌吃饭吗?至于影响到你食欲吗?”

  “其实,也不是。主要是我们班男同学看见我跟女生坐在一起,笑话我。所以,刚吃了一盘,我就走了,不再吃了。”

  我和老公松了口气:“就是。以后不许这么评论女同学。”

  “评论男同学也不行。以貌取人最不对。你觉得你爸漂亮吗?”

  “你别说这个,我一直还纳闷呢,你怎么和他结婚了呢?”

  我和老公顿时愣住了,停了一会儿,我终于问了儿子一句:“你是说我们俩谁丑?”

  儿子嘿嘿一乐:“你们俩自己照照镜子看看呗。”

  “那,你对我们俩结婚还有啥意见?”

  “我爸为什么和你结婚呢?我觉得年龄差别太大了。年龄差别大,就会觉得那个小的实在是太幼稚。很烦的!”

  我和老公终于彻底无语。

  2009.10孩子的性教育

  孩子很小的时候,我就从儿童教育中知道性教育也是儿童教育中的一环。比如,年纪小时,孩子会问我从哪里来的之类的问题。专家们说,不能用垃圾堆里捡的来糊弄孩子,应该说......我也曾很认真地观察孩子的变化,看他是否有问这个问题的倾向,以便给与科学的、温暖的、学龄前后的性教育。不过,养孩子的特点就是:事情总不是按你想的方向发展。比如,我家孩子从来就没有怀疑过他是我生的,所以根本也就不问这个问题。倒是在幼儿园毕业的时候,曾经严肃提出,长大后要和班里最漂亮的女生皮皮结婚。在他爸耐心的劝导后,考虑到结婚后要生孩子,还要给孩子擦屁股,实在是太麻烦,就很快打消了结婚的念头。

  上小学后,儿子依然没心没肺地和男女生学习娱乐着。虽然,一年级的时候就和女生用拼音传纸条,讨论帅和漂亮的问题;积极评价过高年级漂亮的女大队委;享受过女生分午餐时多给的一条鸡腿,也曾被女生追打到厕所里不敢出来......总体感觉,对男女差别没有明显的感受,还是那种完全没开窍的男孩子。

  不过,事情到了今年,有了一些变化。一个主要的原因是,周边的孩子开始慢慢发育了。开始,孩子会对一些字、词非常敏感,比如“房”、“头”、“乳”、“奶”......一听我们说话里出现相关的字,就呵呵地乐个不停。一问才知,他们班现在流行“色”。我问儿子,什么叫“色”,儿子说,就算说一些不好的字、词等等,有的同学还改编歌谣、古诗,大家一起说。但再问为什么不好,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一想孩子可能是到了好奇的年龄,我们也没有大加指责,只是说你都知道这些东西不好,就不要再说了。

  儿子答应了,倒是看着我们并没有大发雷霆,回来汇报的反倒多了起来。我也才突然发现,现在的孩子,和我们那时候真是差别太大了。比如,儿子告诉我们,他们班有同学从家里拿来了人体解剖的书籍,大家都学会了男女生殖器官的中英文(卢老师知道了估计是要气晕的);再比如,男女生之间互相沟通,连我儿子都知道班里有几个女生来月经了(月经从儿子嘴里出来,如同肯德基一样自然)。

  最让我震惊的是下面两件事:一次,儿子跟我说,某同学要用人体解剖的书和他换某本自然课学的书。我立刻跟儿子说:不要换!儿子回答说:知道,XXX告诉我了,在百度上搜索“人体艺术”,这样的图片能有很多呢。

  再一次,送儿子去巨人上课,一路上,儿子跟我说他们的最新“色”歌谣,重点在女生的胸部。我决定正面教育儿子一次。于是,很和蔼但认真地跟儿子说:男女生下来就不一样,比如,你有小鸡鸡,女孩子就没有。这就是第一性征;等长到十几岁,又会有一次大的发育,男生会有喉结,声音会变粗,小鸡鸡也会长大。

  “嗯,知道,这是睾丸分泌激素造成的。”儿子平淡的回复让我一下就愣住了,合着人家都自学成才了,我还讲啥呢。

  “嗯,对。既然你都知道了,我就不说了。那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吗?”

  “妈,羊水是干嘛的。我还不太明白。”

  --为什么人总是要学习,因为永远有料想不到的难题出现在你的面前(这话是对我自己说的)。

  进入这学期,因为小升初紧张的气氛,以及儿子两次被老师严打的“违纪”行为,儿子对这个话题倒是不怎么说了--直到上周六。

  周六是补十一的课,因为本周一节公开课,儿子班已经演习很多次了。那天一回家,儿子就给我们讲了当天上课的趣闻。那天,老师演习的是让孩子说出有关秋天的古诗。

  一个小同学站起来说:老师,我知道杜牧写秋天的诗句: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儿子说,那个同学有点紧张,说话结结巴巴。老师说,你这样太紧张了,再说一遍。那个同学又说了一遍,还是紧张,连声音都发抖了,大家大笑。老师说,你怎么还这么紧张,再来一遍。该同学汗都快出来了,又念了一遍。全班哄堂大笑。

  这时,老师说,我知道你们笑什么。既然到这里了,我们不妨把这件事讲清楚。你们肯定是把坐爱想成做爱了。

  我差点把嘴里的饭直接喷出来:“你们老师还讲做爱了?”

  “对呀。”

  “你知道什么是做爱吗?”

  “以前不知道,今天知道了。就是一男一女。我们老师还说,很多人把坐爱都写成做爱。其实我们开始真的只是笑XX那么紧张,不过后来下课了,XXX又给我们讲了一遍什么是做爱。”

  还是孩子纯洁,说起来毫不难为情。难为情的倒是饭桌边的大人,匆匆忙忙地跳过了这个话题。老师,还是您狠!连这个都教育了,我们可以省心了。

  我一直自诩是开明家长,还渴望用科学的知识指导一次孩子的青春期成长。但残酷的现实教育了我。大胆地设想一下,也许很快就该儿子告诉我如何安全渡过更年期了。

  2009.11孩子的性教育(续)

  某天晚上,我跟豆爹说:“我听网上的家长们说有本讲青春期的书不错,叫《悄悄变化的身体》,还分男孩版本和女孩版本,我要给儿子买一本。”

  “不用了,我跟他谈过了”

  “哦,你都跟他谈过了?都谈什么了?”听说沉稳的豆爹能居然主动和儿子谈青春期教育,我立刻兴奋又八卦起来。

  “啥也没谈。”

  “怎么会?快讲讲!快讲讲!”

  “那天,我跟他说,爸爸跟你聊聊。结果儿子一听讲啥,立刻说,知道了。”

  “他都知道啥了?”

  “男孩遗精,女孩月经。他们班的XXX早给他们科普过了。”

  “所以,儿子就给你科普了一遍。”

  “嗯。”

  “哈哈,谁让你们以前不上生理卫生课呢(老公是八十年代初的大学生,据我判断,应该没上过这课)?知道没文化的害处了吧。”

  我大笑,原来新时期的青春期教育原来是这样的。是儿子给爸爸科普呀。

  2010.4对儿子的爱情教育

  对儿子的恋爱问题,你始终都有种BT的热情。--这是老兔子对我的评语。

  不过,我必须承认的是,我现在已经有点儿迫不及待地抓紧任何时间对儿子进行相关教育了。

  比如,最近因为一些事情,让我对某些才女的刻薄有了深入的了解。于是,我跟儿子说:儿子呀,以后你找老婆,可以不够漂亮,不够聪明,但一定要善良宽厚,只有这样的老婆才能体贴你的苦衷,好好照顾你,听见了没?

  儿子笑着,然后突然问我:那老爸看上你哪点了?

  我在心里迅速权衡了几个答案的利弊,然后告诉他:你得亲自去问你老爸才成。不过,如果他说后悔了,要再找一个,你一定要告诉我。

  回家后,我告诉老公这件事,同时正告他:如果儿子问他看上我哪点,他必须说我是“温良恭俭让”的模范。

  老公很谨慎地告诉我:那会让儿子产生错觉的。然后,又对我进行了一番行胜于言的教育......

  某一天晚上,我告诉儿子英国小学生的十条守则,其中有:要把小秘密告诉妈妈。

  儿子问:为什么?

  我说:那可以避免危险,同时,妈妈还可以给你有用的建议。

  不幸的是,我的好奇心和热情又不合时宜地爆发了。

  于是,我很讨好地跟儿子说:所以,你有女朋友的时候,可一定要告诉我呀。

  儿子立刻回了我:为啥?那又不会有危险。

  可我能给你好的建议呀。

  那你再等等吧,等我上了大学再给我建议吧。反正小学、中学也结不了婚。

  你总不能等要结婚再谈恋爱呀,这也需要学习的。

  那现在也不用想,再过两个月就毕业了,想谁都没用。到时候在哪个中学还不知道呢。

  我不幸地又碰了一鼻子灰,只好乖乖地闭了嘴。

  周五和朋友们吃饭,说起这些事。小熊很郑重地告诉我:你以后就别给你儿子关于谈恋爱的任何建议了。他有能力自己控制这事儿,如果没有,你也别指望从他嘴里套出实话了。所以你还是省省心吧。

  再补上几个小段子:

  四年级的时候,儿子曾陪一位澳洲来的同龄小男生出去玩,同行的还有和他青梅竹马的我朋友的姑娘女豆豆。两个男孩子凑在一起,就故意冷落了小姑娘。到了下午,看着越来越不开心的小姑娘,我把儿子叫到一边说了他。儿子自然是各种辩论,核心思想就是女孩子就是事儿多。于是,我直接跟他说了结论:不管怎样,作为男孩子,就必须让着女孩子。儿子立刻反问:那就是说,我爸必须让着你,我姥爷也必须让着我姥姥吗?我也立刻回复道:是的,就是这样。儿子张了张嘴,终于再不吭声了。

  我曾跟儿子说,恋爱和课本知识一样,都是需要一步步学习的。当你学会和女生相处,就相当于小学毕业;学会和女生交朋友,就是初中毕业;学会谈恋爱,就是高中毕业;成功谈恋爱结婚,就算大学毕业了。

  儿子马上接了一句:那要是离婚了,是不是就研究生毕业了?

  这次轮到我瞠目结舌,无法应答。

  (儿子从小到大应该属于有女生缘的,但是不同阶段和女生的关系的确不太一样。初一初二的时候,大概是最紧张的阶段。后来他上高中后,有一次曾经和我感慨:高中时终于知道怎么处理一些事情了,也因此反思了初中时的一些做法其实可以改进。所以,我一直觉得我的学习理论还是靠谱的)

  高中的时候,有一个阶段,家长群里热传一篇据说某位老师的大作,核心主题就是:高中生是没有资本谈恋爱的,因为没有财力、没有成就、没有......总之,就是物质条件啥也没有。当然,对于这样的文章,我从来都是嗤之以鼻、置之不理。但没想到,我家一直特别温和的爸爸看了却很激动,愤愤然地跟我说:这个老师就是胡扯。感情本来就是自然而然发生的,哪有什么有资格没有资格。按照他的说法,杨振宁最有资格了。我当时笑喷。

  我和老公的特长在八卦儿子这件事上特别互补,他擅长记名字记脸,新生活动时老师发了一百多张照片他看过一遍就全对上号了;而我这个脸盲偏偏对八卦的事情记得特别清楚。上了高中后,学校组织了很多家长活动,我俩只要有时间就一起去,也经常碰上同学们跟我们打招呼。老公马上说出这是哪班的哪一位,我马上说出对应的八卦和绯闻。所以每次去学校开会,都是我们认识同学们的一次有趣旅程。

  (但我是短期记忆。所以有好奇八卦内容的,就不要再私信问我了。)

  其实,自从儿子上了高中,他爹对于儿子八卦绯闻的兴趣完全不比我小。记得儿子第一次约会出了门,我跟他说:我能知道儿子的行踪,因为他用的手机,苹果ID是共享我的,而且我还设定了设备跟踪。咱们看吗?

  看啊,看啊。

  于是,我俩赶快拿出iPad,一边看电视,一边看儿子行踪。

  果然是去了孔乙己吃饭啊。

  呦,沿湖溜达呢。

  最后,儿子回来的路上,我俩一边看着他的出租车在地图上飞奔,一边假惺惺地打了一个电话:哦,挺晚的了,该回来了吧。

  放下电话,俩人都有点儿不好意思:作为两个正直的大人,这么偷窥还是不太好吧。要不,咱们删了?删了吧。最终,我俩恋恋不舍地放弃了设备跟踪。

  亲爱的儿子,如果你也看到了这里,那么,请接受我们的道歉。虽说仅此一次,但目的如果说是因为担心你好像有点儿虚伪,不过说为了监控你肯定也不是。可能就是担心+监控+再加一点八卦好奇吧。不过,这也说明,你不要看不上我们这些学IT的。尤其在现在这个信息时代,知识就是力量:)

  这也是到现在,即使很多大学家长都在谈是不是应该通过路线共享方式了解孩子的行踪(真有这样的爹妈在分享经验),我还是觉得这种方式不太合适。咱们将心比心,我们自己愿意自己的行迹被别人随时看到吗?哪怕是亲人?隐私和关心的平衡,就算是对于自己的孩子,就算是为了一个良好的目的,好像都是一个难题。




  • 分享到:
  • 阅读 20
  • 评论 0




请登录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