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的童言无忌-日记

  • 作者:《子路教育网》
  • 发布时间:2017-07-15 22:01:18
  • 阅读 19

摘要:以前写博客的时候,专门有一个主题是关于儿子的,主要是他四五年级到初中一二年级时候的事情。之前的时候我出差太多,也不太写东西;之后则被父子俩罢


  以前写博客的时候,专门有一个主题是关于儿子的,主要是他四五年级到初中一二年级时候的事情。之前的时候我出差太多,也不太写东西;之后则被父子俩罢免了教育权,成了闲职人员,主题改写风花雪月了。最近整理博客,翻看当时写的东西,发现完全是另一个感受。接受大学好友的建议,按照主题把成长日记整理成一个系列。


  2004.6幼儿园毕业

  毕业了。

  儿子参加完典礼,和小朋友们照完合影,回家了。一路上沉默不语,我以为他累了。谁知道他突然冒出了一句:爸爸,我要和皮皮结婚。

  我和他爹都是一惊啊,互相看了一眼。皮皮是他们班里最漂亮的女同学,刚才,好多男生都排队和皮皮合影。但儿子这是唱哪出呢?

  我强装镇定地跟儿子说:当然可以啦。不过,你们还太小,等你们长大了,如果你还是喜欢皮皮,皮皮也还喜欢你,你们就可以结婚了。

  儿子又陷入了沉默,几分钟后嘟囔说:也是,结婚就要生孩子,还要给他喂饭、擦屁股,太麻烦了。我还是不要结婚了。

  这次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大笑地跟他爹说:你看,你三十多岁才明白的事儿,你儿子六岁就明白了。

  2007.11最近的趣闻

  老爸去送儿子上学途中,播放潮州音乐给儿子听。同时,感慨地对儿子说:你听,这音乐多悠闲。儿子回复到:那是你悠闲,不是我悠闲。

  儿子的自信心。我跟儿子说,听说你昨天在班里的表演大获成功,能不能也给我们表演一下。儿子马上反驳说:这是不可能的,我昨天的演奏实在是太好了,在家不可能拉这么好的。扭头,看见老公已经乐得直不起腰了。

  2009.3儿子的三一考试

  前一阵子,儿子经过一个月的临阵磨枪,参加了三一口语四级考试。因为之前一直没有参加过英语考试和培训,他的单词量少得可怜,语法也完全没有概念。学了五年英语,还能说出“Iis...”这样丢人的话。

  考试前,我们给他报了一个八次的冲刺班,每周两次。结果,我和他都备受折磨。特别是考前两周,他几乎每天都要背老师写的主题内容。Food,Habbit,Work,Shopping...有些内容在我来看也是有难度的(当然,我的英语在家里就是老公教育儿子的反面教材。最经典的就是,我说:唉,我和儿子的英语差距越来越小了。他立刻同情地回了一句:放心,很快就会越来越大了)。

  考试前一天晚上,儿子终于扛不住了,发起了高烧。看着第二天还要先代表学校参加机器人大赛的儿子,我一狠心,说:算了。就这样了,爱咋咋的。

  第二天,儿子发烧去了机器人赛场。一通忙乎后,烧竟然退了。三场比赛后,已经是下午两点,我们急忙带着儿子去了三一口语的考场。

  我们已经是下午的最后一个了,后场的时候看见考完的孩子们或庆幸、或难过地走了出来。等儿子走进考场后,同一个冲刺班的小姑娘哭着出来了。原来老师考了她最不熟悉的Shopping,而且据说所有内容都和冲刺班上老师列出的问题不一样。小姑娘有点懵了。注册的老师适时地点拨大家:这个考试主要考的是交流能力,不是背课文。

  二十分钟后,儿子出来了。看来,感觉还行。等我听完他对考试的复述,差点儿没笑喷。现摘录儿子的经典回答,记录在案:

  老师问:你姥姥都教你啥啊?

  儿子答:教我怎么和同学老师搞好关系(MakeRelationship)

  --姥姥听了以后,郁闷得......

  老师问:你们家分别对狗的态度是什么呀?

  儿子答:我姥姥不喜欢狗,觉得脏;我爸我妈还行吧,但他们都太懒了(toolazy);我喜欢,我觉得狗很可爱(cute)

  --贬低别人,抬高自己

  老师问:你和爸爸妈妈在一起都说啥啊?

  儿子答:你是问他们跟我说啥?还是我跟他们说啥?

  --还不错,知道确认问题

  老师问:你从你的爱好中得到了什么?

  儿子答:钢琴帮我上重点中学(ImportantMiddleSchool),集邮能给我挣钱啊(MakeMoney)

  --不管考试有几个主题,儿子心里只有两个主题:Money和ComputerGame。不过,那个ImportantMiddleSchool还是比较有创意。

  老师问:你假期去哪里玩呀?

  儿子答:日本旅游。

  老师:去哪里了?

  儿子:大阪、京都、东京(这个我也不知道他怎么记下来的)。

  老师:你喜欢吃日本菜吗?

  儿子:喜欢吃,比如寿司(估计就知道这一个)。

  老师:你觉得中国菜和日本菜有什么不同?

  儿子:日本菜里面没有蔬菜,而我就不喜欢吃蔬菜。

  老师问的最后一个问题据说有些难度,儿子当时说:O,letmethink.老师就说结束了。

  --还不错,letmethink也算Handle了问题。

  据说,儿子回答的时候,考试的老师屡屡笑场。我们出来时,刚好碰到老师下班,老师看见儿子,还是乐得合不拢嘴,对我们打招呼:哦,这就是刚才考试的。老公说,老师估计以为儿子是故意逗她的,哪知道全都是儿子的胡说八道。

  总结:冲刺学习还是很有效果的,至少儿子现在敢说英语了,也基本不犯“Iis”这样的错误了。而且,对于儿子这种喜欢胡说八道的话唠,“三一”可能还真是适合他的考试。

  2009.4童言无忌

  晚上,儿子和老公一起玩摩尔乐园。爸爸明显没有儿子熟练。儿子一边看一边着急,总是忍不住地叫:哎呀!你不能这样!最后一次,终于大喊起来:“老兄,你不能这样!”一直没吱声的老公急了:“谁是你老兄?!我是你老爸!”

  (突然想起,儿子上一二年级的时候,他爸玩二战的游戏,他就在一边看着。他爹怎么也打不过德国坦克,最后他急了,跟他爸说:你不要打正面,虎式坦克的正面装甲太厚,你要打侧面,只有XX毫米,就可以了。他爹将信将疑地试了一下,居然真的是这样。不过,儿子游戏很少自己动手,即使是自己的游戏时间,也总是让爸爸动手,他在一边着急地指手画脚,让他自己上又不肯。最后我的结论是:你倒还真是个干顾问的料。)

  儿子和杜家两姐妹以及杜姐姐的好朋友冰冰一起去圆明园划船,这是他三天短假中唯一的休息。儿子看着两岁多的杜妹妹推着儿童车走来走去,感慨地说:你现在要好好享福啊!杜妹妹才不理他,推着小车找妈妈了。

  儿子只好又对簇拥在他身边的杜姐姐(一年级)和冰冰(三年级)说:你们现在要好好享福啊!两个妹妹听着哥哥发自肺腑的话语,使劲地点头。儿子颇为满意,又开始谈论摩尔公园。

  这时,就听见杜姐姐小声地问冰冰:那咱们怎么享福呢?

  饭桌上,儿子又开始缠着说晚上要去杜舅舅家吃饭。

  杜舅舅说:行,咱们俩换一下,正好我想找邱阿姨吃饭。

  儿子一听立刻反驳说:那我们家亏了。我一个小孩换你一个大人,多亏呀!

  汗得我......子不教,父之过。

  2009.5儿子的只言片语

  自从经济危机后,儿子就对房产业产生了很大兴趣。经常埋怨我和老兔子不利用这样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儿子原话),到美国去买栋房子。

  五一到杜妹妹家玩,回来的路上说到北五环的房子一万一平米,儿子突然冒了句:290万,能买独栋别墅,干嘛要住公寓。然后热情向我们推荐某处房产:“独栋,有私人马厩,高尔夫练习场,可坐京通线”,还很仔细地讲了从清华附小到该房产的地铁路线和路程时间估计。

  我和老公都听得目瞪口呆,最后,老公终于疑惑地问了句:你不是把我们卖到河北去了吧?回到家,儿子举着一张精心收藏起来的房屋广告来找他爸:爸,这里可能真是河北。因为它说是和北京市合作......

  (想起儿子上二年级的时候,对我们俩提出过严重的批评:你们就是乱花钱。为什么买两辆车,合在一起买一辆好车多好?还有,咱们家三个房子,为什么不卖了再买一个大的?我们跟他解释:咱们只有一个房子,那两个是爷爷和姥爷姥姥的房子啊。儿子还是不肯放弃:那也可以卖了呀。我妈在一边马上跟我爸说:快,把咱家房本收好了。你外孙子惦记着要卖咱房子呢。)

  上周日儿子参加海淀区学海杯英语竞赛的复赛,其中有一项是才艺表演。最终,儿子选唱了Boyzone的《NoMatterWhat》,并由此突发了对英文流行歌曲的喜爱,听了听BoyZone、WestLife、迪克兰的歌(他之前曾骄傲宣布:我才不听流行音乐呢)。

  周日比完赛,儿子突发感慨:从明天起,我要唱《TellMeWhy》。

  我好言相劝:这歌可比较难,音很高的。

  儿子回答:对呀,所以我得赶快唱,免得以后就唱不了了。

  唉,不知道是后生可畏,还是无知者无畏。

  2009.10孩子的理解

  又出差了,正好利用空闲把儿子最近关于某些词汇的理解记录下来。虽然已经11岁半,但半幼稚半成熟的话还总是让人忍俊不禁。

  一。关于世袭

  儿子前几天在看王树增的《朝鲜战争》,知道了朝鲜当时的领袖叫金日成。恰好最近温总理访朝,新闻中不断出现温总理和金正日会面的镜头。

  儿子于是问:“朝鲜以前的领导姓金,对吗?”

  “对。”

  “现在的领导也姓金,对吗?”

  “对。”

  “他们怎么都姓金呢?朝鲜是只有一个姓吗?”

  “不是,但人家是父子俩,当然都姓金了。”

  “啊?!父子俩?那不跟古代一样了?”

  我终于答不下去了。别说,金家这个事吧,它还真就像古代的事情。

  二。关于和谐

  儿子要写一篇主题为和谐的作文,一家人一起抓耳挠腮。

  “要不,你把和LYW你们俩怎么闹出事,又怎么互相自我批评的事写下来?”我试探地提议了一下。

  最近,儿子和班里某个女同学因为借纸的事情打闹起来,被老师抓了个典型。虽然老师的严厉批评让两个妈妈都很不爽,但还是主动批评了自己的孩子。双方沟通之后,家长们甚是愉快,孩子们也通电话互相自我批评,聊天,甚是和谐。不考虑老师感受,倒也是个素材。

  没想儿子愤然曰:“这事开始其实挺和谐,结果也挺和谐,就是中间不和谐。为什么呢?还不是因为老师!”

  打住吧,看来还得重头教育。

  三。关于妻管严

  一家人决定一起吃饭看电影。买了电影票,一边走一边讨论吃啥。

  儿子:“妈,我可以吃KFC吗?”

  老妈:“问你爸去。”

  儿子:“爸,我能吃KFC吗?”

  老爸:“问你妈去。”

  儿子:“我妈让问你。”

  老爸:“你妈让你问我,那就是让我说‘不’啊。”

  儿子:“爸,这就叫妻管严,对吗?”

  (现在想想,这小子不是在挑拨我们夫妻关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