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霸凌——初中生借钱

  • 作者:《子路教育网》
  • 发布时间:2018-08-28 19:48:04
  • 分享到:
  • 阅读 68
  • 评论 0

摘要:那年立冬的前一天,太阳仍很毒,阳光的午后,人们都躲在屋里纳凉。难得星期六休息,正午时分,13岁、就读乡镇中学的小明,独自一人从家里踩着单车到


  那年立冬的前一天,太阳仍很毒,阳光的午后,人们都躲在屋里纳凉。难得星期六休息,正午时分,13岁、就读乡镇中学的小明,独自一人从家里踩着单车到村路口买东西。


  此时,小明迎面而来是一个男子骑着白色女装摩托车,车灯光是蓝色,车尾架加长,没有车牌号码,也没有车尾箱。这车有个奇怪的名字叫“鬼火”,很受小青年追捧,因为很酷。男子约20岁左右,身高1.6米左右,身材偏胖,圆脸。

  男子骑摩托车来到小明身边,叫他停下来,然后对他说“你得罪了我的朋友,上个星期五都想打你了,你现在是否用钱来解决”。当时听到男子说要打他,小明心里很害怕,害怕真的被打,小明就说“现在只有10块钱”,然后拿了10块钱给他。

  男子拿到钱后让小明在原地等候,他带着钱骑摩托车离开。小明在原地等,等了10分钟左右,男子又骑着摩托车回来,说他的朋友认为钱太少,还说给他10块钱是什么意思,当他是乞丐吗?

  然后他就说有两个条件给小明选择:第一,载你过去跟我的朋友见面,说我的朋友见到你,肯定会动手打你的;第二,拿走你身上的手机,交给我的朋友“抵数”。

  当时,小明听他说要带去见他的朋友时,被他吓坏了,心里更加害怕,就选择把自己花800块买的二手苹果4手机给他。他拿到手机后,又对小明说他口渴,叫小明拿5元钱给他买水喝。拿到钱后又说他不是买水喝,而是要为摩托车加油。

  望着男子扬长而去的背影,小明在原地愣了数秒钟后,东西没买成,踩着单车回家。短短数百米的路程,小明回头看了几次,生怕那男的又回来要钱。回到家,小明仍心有余悸,他却不敢告诉爸妈,害怕遭打骂。

  2

  男青年“拿走”小明的苹果手机和15块现金后,骑着“鬼火”溜进镇上一家桌球室。他年仅22岁,但已是个“老江湖”了,曾因犯诈骗罪、敲诈勒索罪蹲了1年3个月的牢,出来后仍死性不改,经常在路边向“好欺负”的学生仔“借钱”。

  时间来到小寒时节,已是晚上9点半了,在县城文化广场,跳广场舞的大妈们已散去了,三五成群的学生仍在跳街舞,热火朝天。

  口袋已没钱的男子,开着“鬼火”又出没于夜幕里,他一直盯着这群正在跳舞的学生,想向他们“搞”点钱来用。他过去与其中一个学生搭讪,知道学生叫小亮,15岁,在乡镇中学读书。不一会,其他学生陆续散去了,男子对小亮说他有急事要向他借钱,“如果你不肯借的话,我就去学校找你的”。

  男子突然伸手猛着扯起小亮的衣服,并迅速把小明拉上他的摩托车,说要去一个没人地方讲数。小明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摩托车声已响起来了。

  车开到附近一处偏僻的桥头,男子下车就用带着恐吓的语气跟小亮说,他朋友打伤人,要筹集一些医药费,叫小明回家跟父母拿钱“借”给他。“如果不拿钱的话,我就去学校找你。”男子软硬兼施地威迫小亮去拿钱:“本来想叫你拿500块的,看你是学生就拿130块给我就可以了。”

  此时,除了来往车辆,已很少有行人从此经过,也没有人注意到他俩。

  男子开着“鬼火”把小亮带到他家附近,让小亮回家拿钱。男子担心小亮回去之后就不回来,把手机押下来,等拿钱来就赎回手机。

  小亮害怕男子真的会找人到学校打他,只好回家跟妈妈拿了钱。妈妈也没多问就给了小亮130块钱,小亮却不敢跟妈妈说被人敲诈了。

  拿到钱后,小亮回到原处,把130块钱交给那男子。恰好在此时,突然有一群人迎面走过来。“明晚7点半到镇上的桌球室找我拿回手机。”男子丢了一句话后,就猛加油门,开着“鬼火”跑了。

  碰巧的是,迎面走来的这群人是准备去吃宵夜,他们当中有一人是小亮的亲戚,“刚才那男子是什么人”、“什么桌球室”、“拿回什么手机”……小亮经不住再三逼问就说出事情的来龙去脉。

  第二天傍晚,小东亲戚带人在镇上的桌球室外等待。7点半,男子踩着“鬼火”如约而至,还没停好车就被人拽下来,连人带车押往派出所。

  被男子“借过钱”的不止小明和小亮,还有许多没有报警的。经警方查实,男子作案三起。男子“二进宫”,被判刑1年2个月。

  【江记】

  又到星期一,天气灰蒙蒙的,有点闷。离9月1日不到一周的时间,许多学生都开始陆续返学了。江记上面讲的故事,发生于城乡结合部的地方,或许现在越来越少发生了,但没完全消失。

  站在成年人的角度来讲,两个被勒索的学生,其实有避免被勒索和逃跑的机会。或许,老师和家长教过学生:放学路上不幸遇到小混混要钱,不要鲁莽、“硬拼”,面对多人或对方持凶器时,好汉不吃眼前亏,顺着对方,有就给好了;但事后一定要告诉老师或家长,再由大人及时报警,抓捕犯罪嫌疑人。两个被人“借钱”的学生没有主动向家长讲这事,如果不是被勒索后遇巧到亲戚,或许犯罪分子仍逍遥法外。

  孩子,尤其是到青春期,许多孩子都不太愿意与父母讲自己遇到的“烦心事”。父母就要做个“有心人”,观察孩子的日常一些变化,例如突然要钱或出现厌学行为等等。但是,有的家长,逛街挑衣服买包包或打麻将的花时间,比真正关心孩子的时间还要多得多。当然,作为家长最好是从小与孩子培养好的亲子关系,这样,孩子有什么事情才会跟你讲。

  法律,不是解决未成年人被侵害的唯一途径。江记不是砖家,但有两句话不得不讲:“子不教,父之过”,如何保护自己也是家长们教孩子的“必修课”;学校或许改变不了现状,但可以教孩子如何安全地保护自己。




  • 分享到:
  • 阅读 68
  • 评论 0




请登录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