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梦有关的不解之缘 - 来自单衫杏子

  • 作者:《子路教育网》
  • 发布时间:2017-07-12 23:29:31
  • 阅读 69

摘要:“昨晚没有睡好”,你见过没睡好眼睛就会长小疹的人吗?我就是。可是为什么没有人相信我昨晚睡的不好呢?抓狂,不能控制的小情绪,罢了,我一定要坚持
  “昨晚没有睡好”,你见过没睡好眼睛就会长小疹的人吗?我就是。可是为什么没有人相信我昨晚睡的不好呢?抓狂,不能控制的小情绪,罢了,我一定要坚持到自然醒。等我醒来已经八点了,在黑天鹅里打了早起卡(为了月超千分得到赠送图书)。

  身子摇摇晃晃走到窗边,一场大雨过后外面的玉米都已经长好高了。记起曼姐说她曾经失眠都是点起台灯看书,而我失眠要么拿起手机看娱乐八卦要么硬闭着眼坚决不去开动大脑,也不会数羊。曼姐是一个很慢的人,满腹才学,深情而孤独。高中时候看的小说比我读的课本都多,什么饶雪漫,郭敬明,七堇年,笛安,韩寒的小说已经被她翻了个遍,而几位大神的青春小说大多以悲剧结尾,所以她很辛苦,明明知道不会有好的结果还是会参与整个过程,直到最后人物谢幕,自己泪语凝噎。

  我们只同班过一年,因为趣味相投,也同写过文章发到校园书刊,我仅仅也就写过那一次,题为《岁月,空留一帧简影》已经不记得内容,只记得当时黄震老师给我修改文章时问我“帧”读zhen还是zhan。我记得的东西总是无关紧要,关于考试重点就老是记不住,那篇文章被排版在校园那月刊里,我忍不住一次一次去读。后来再也没有写过,我向来害怕失败,那时定义的失败很简单,就如我再写一次如果不能上校刊我就会认为那是我失败了,不想去目睹成果被揉成一团废纸变成垃圾倒进垃圾箱。我总是傲气雄鹰的跟别人说我只做有把握的事,其实只是我害怕遭到打击罢了。

  最近总感觉时间不够用,早晨起来练习两篇数学题,思维太慢。想静静看会书,自己却大声读了起来,从1949开国大典完完整整读到2001年加入WTO,一边读一边记着,1958年大跃进,1962召开七千人会议,父亲出身在1962,不说水深火热也是清贫落后吧,从出生到现在几十年里见证着大中华稳健向前真不容易呀。

  放下书,喉咙已经有些干涩。想起有些时日没见到曼姐了,真想抽空去看看她在医院实习的样儿,一开始她就说很怕被老师骂,但她肯定不会,她一直是个有秀的学生,大学也是经常拿奖学金的主儿,长得也漂亮,相信老师不会为难她。说起来我们都没有成为高中时代理想中的自己,我一直觉得她将来会成为作家,也有人认为我会成为律师,很多现实与理想间的差距,并非无缘无故改变了梦想,我不知道她曾经的梦想是什么但是绝不会是想当一个救死扶伤整天穿白大褂的医生,至于我自己,高三认真想过将来从事法律有关的职业。这些梦不是落空了,是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所以要一直一直心无旁鹜的望向远方。

  或许我们将永远处于这样的状态,不知身处何地,向着梦想的地方前进。到达梦想的地方,却又不知身处何地。